【中国工程机械品牌网 报道】广西柳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柳工),作为一家中国土生土长的老牌国企,走过了五十多载风雨春秋,在工程机械领域叱咤风云,其生产的装载机、挖掘机等产品在国内甚至国际市场上都享誉盛名。几十年来,柳工掌舵人与技术领头人几度更替,但毫无疑问都是中国人。但,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柳工剑走偏锋,大胆起用几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级技术专家及职业经理人,并任命闭同葆(英文名David Beatenbough)为柳工副总裁,全面负责柳工的产品和技术研发。柳工总裁曾光安高度评价他是工程机械行业的“白求恩”。那么,闭同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本刊记者为你揭开工程机械“白求恩”的面纱。 

 

柳工副总裁闭同葆(英文名David Beatenbough)

  初入柳工
  初次见到闭同葆是今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工程机械展览会上,早有耳闻柳工主管研发的副总经理是一位厉害的“美国佬”,但是真正见到本人的时候,还是让记者有点犯嘀咕,差点误认为是日本人。“他那标志性的‘一撮毛’小胡子实在是太有误导性了,”就连柳工展台上的工作人员也这样打趣。
  打趣是一回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位外籍副总的尊敬与热爱。在柳工,他们亲切地称呼闭同葆为老闭。就连闭同葆这一中文名字也是柳工总裁曾光安给起的。
  2002年,柳工初次提出建设“开放的、国际化的柳工”这一战略目标,迈开向国际化进军的步伐。
  但事实上柳工的海外业务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启航。当时,柳工出口的产品主要为ZL40B和ZL50C系列装载机。之后,柳工成立进出口公司,并开始向国际推出新产品——ZL50E与ZL50F系列装载机。ZL50F成功打入埃及市场。在埃及,由于高强度的作业节奏,柳工ZL50F装载机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其车架与变速器开始出现问题。时隔不久,销往阿联酋的ZL50E也被告知出现问题。 

 

加盟柳工的第一位跨国公司高管、美籍专家、 柳工副总裁大卫 • 闭同葆

  这些问题的出现,迫使柳工开始反思,如果产品的质量不过硬,即便设备能够卖出去,好光景也只能是昙花一现。
  国际化的柳工需要国际化的人才,尤其是懂技术与营销的国际化人才。
  2003年,曾光安与闭同葆在一次展会上偶然相识。彼时的闭同葆还是CNH(凯斯-纽荷兰)全球建筑设备运营部、亚太地区的董事。“聊过数次之后,我发现,虽然闭同葆目前做的是运营管理,但实际上却有着深厚的技术背景。”曾光安说。
  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自2001年开始,持续出现井喷式增长。顺应市场,柳工集团2002年的销售总量同比增长89.40%,利润总额15,044万元,同比增长489.25%。2003年,柳工集团销售收入突破40亿元、净利润3亿元。
  宽松的市场环境使柳工人干劲十足,对于产品技术与性能的提升被列为柳工的重中之重。善于把握机会的曾光安更是着眼于全球人才的招纳。与闭同葆的相识,使曾光安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曾光安向闭同葆抛出了橄榄枝。
  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当时,我觉得对于西方人而言,加入中国企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闭同葆表示。
  20岁毕业就分配至柳工,与柳工一同成长起来的曾光安,知晓柳工创立的艰辛,血液里也流淌着柳工坚持不懈的信念。所以,即便闭同葆拒绝了邀请。此后三年,曾光安仍然坚持每年向他发出邀请,并向其介绍柳工的企业文化。
  恰逢此时,柳工顺应国际市场对于小型工程机械的需求,曾光安决定大力投入小型工程机械的研发生产。2003年10月,负责柳工生产管理的副总裁闭海东临阵挂帅,带领其他六名部门负责人东移至江苏镇江,成立江苏柳工,负责小型设备如滑移装载机与挖掘装载机的研发与生产。
  江苏柳工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已经实现了产品的试制与批量生产,2004年达到600余台的销量,销售收入过亿,2005年销售整机2500余台,销售收入达到3.28亿。
  柳工的小型设备取得了可喜的市场占有率,但是困扰柳工的技术突破问题又一次出现在了江苏柳工的面前。曾光安求贤若渴。
  曾光安诚挚不懈的邀请及对柳工企业文化的介绍使闭同葆对柳工有了一定的了解,很欣赏柳工的风格与愿景。2007年,当他知晓柳工在滑移装载机等小型设备研发方面碰到瓶颈时,“做了一个决定,加入柳工!”闭同葆对记者说道。
  闭同葆拥有丰富的小型设备研发经验,在柳工镇江的研发基地,他如鱼得水,同时也发现了问题。“柳工的滑移装载机,工作效率不高、性能一般,设计方面也是不太精准,仅仅是将各零部件组装起来。”情况似乎比其预计的还要严峻。
  与柳工相比,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澳大利亚就研制出了世界第一台微型滑移装载机,但由于该产品在静液压传动、狭小空间元器件布置、散热、滑移转向等多项技术上存在较高技术门槛,一直被澳大利亚DIGO、美国THOMAS等几家国际企业所垄断。/
  柳工滑移装载机技术与挖掘装载机的改进与研发对于闭同葆而言,任重而道远。7月,柳工江苏分公司成立小型工程机械研究所,主攻此类机械产品的研发。“研发是工程机械行业发展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不能一蹴而就,必须要花费很长的时间,”闭同葆表示。
  在闭同葆看来,研发绝不是将一台工程机械设备用各种零部件组装起来那样简单。因此,当闭同葆接手柳工滑移装载机的研发任务时,他的目标是改变原有滑移装载机的构造,开发具有柳工特色的新姿态滑移装载机。
  “尽管存在困难,但我还是希望柳工的滑移装载机能够成为世界级的产品,”闭同葆对记者说道,“当时,我们更换了供应商,使用了新的控制系统。”
  闭同葆带领着他的研发团队不分昼夜,在广西柳工国家级技术中心研发平台的支持下仅用了15个月就攻克了静液压传动、散热、整体式车架、内嵌式油箱焊接等技术难题,研发生产出我国第一台微型滑移装载机——CLG325微型滑移装载机。
  CLG325微型滑移装载机的成功研发,使柳工的滑移转载机技术研发与制造水平达到国际先列,成为国内首家可以批量生产滑移装载机的企业,打破了近30年来国外对这种机械的长期技术垄断。
  闭同葆不会讲中文,即便如今,他已在中国生活了快12年。语言沟通仍是横亘在他与中国研发团队面前一道鸿沟。
  但是,闭同葆另有绝招。“与技术人员进行工作讨论时,我通常会通过画图来表达我的意思,”闭同葆得意地告诉记者,“因为对于一幅工程机械的设计图纸而言,你讲何种语言并不重要,我们可以通过画图和写下相关数据、等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况且,虽然大部分中国学生深受“哑巴式”英语之苦,但却在看懂英文上有自己的一套秘诀。
  似乎,从那时候起,闭同葆就创造了柳工的另一种交流风尚,即画图式交流。据闭同葆介绍,在他柳工总部的办公室里,三面墙上各挂着一面白板。不仅如此,柳工的每一个会议室里,也都挂着白板。“在白板上写下关键内容、或画出图式,不仅可以加深沟通,还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闭同葆表示,“因为,如果是一场30分钟的会议,也许到最后你已经有点模糊会议最初所讲的内容,但是通过白板上的记录,就能够很清楚地了解。”
  目前,柳工的滑移装载机、挖掘装载机等小型工程机械产品的研发制造,极大地拓展了柳工的产品范围,填补了柳工甚至中国企业在此领域的空白。这其中,闭同葆功不可没。
  在闭同葆的带领下,经过此次项目,江苏柳工“小型工程机械研究所” 成为了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具备了承担省级技术开发项目和江苏省重大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的能力。
  2008年,鉴于在江苏柳工产品技术研发方面所表现的惊人才华,闭同葆被吸纳进由江苏省实施的“江苏科技创新创业双千人才工程”的外籍科学家发展计划,成为86名入选外籍科学家之一。
  闭同葆打响了进入柳工的第一战,但好戏还在后头。

 “撬动”思想
  2008年,以柳工副总裁的身份,闭同葆回到了柳工总部,主抓柳工产品研发。
  这一消息,对于柳工总部的技术人员喜半参忧。喜的是柳工将迎来一位技术上的“大咖”,而忧的则是这位主管技术的外籍副总能否适应具有五十年历史的中国老牌国企的文化?
  柳工人翘首以盼,他们希望闭同葆能够为柳工带来具有突破性的技术革新。
  但是,这位“洋老总”却没按常理出牌。“在柳工,我不想成为一位技术专家或者工程设计者,我想做的是成为培养柳工年轻工程师的人,”闭同葆对记者说道,“我想教他们如何成为一位专家。”技术有价,理念无价。闭同葆入主柳工研发的第一件事,不是提供立竿见影的技术创新,而是从思想上改变柳工研发人员对于研发的态度与方式。 

 

闭同葆亲自试驾柳工滑移装载机

  在闭同葆看来,中国的高等教育,例如在培养工程师方面,其理论教育是非常出色的,“比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厉害”,但是却并没有教学生如何解决问题。“在西方的工程学院,毕业生在最后一学期都会面临学校给予的几个非常棘手的难题,”毕业于美国罗切斯特理工学院的闭同葆表示,“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些难题,例如一台出了故障的设备,它的故障是什么,出现这些故障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设备出现故障的真正原因,在解决问题时有可能出现误诊。
  “我们需要最大限度的降低误诊的可能性,”闭同葆说道,“而这就是‘问题根源分析法’的魔力。” 

 

闭同葆在柳工技术创新大会上发言

  跟记者谈到“问题根源分析法”的同时,闭同葆在他随身携带的一个笔记本上画了一棵树。树的枝叶茂盛,但是其根系却更加发达。“树的根系就像是我们工程师的思想一样,他们决定着树木以及工程师未来的高度。”
  “问题根源分析法”对于柳工的工程师而言,是知其然,更加要知其所以然。
  “就像我手中的这支笔,”闭同葆向记者演示道,作势将笔头往桌子上敲,“如果我的笔坏了,那么为什么会坏,当然这是我损坏的。而我为什么要损坏笔,是因为这个笔头碰到了桌子,而我不知道笔头这么脆弱。”
  层层相扣的追溯事情发生的原因,即“问题根源分析法“的精髓。虽然,在这样的人才培养模式的起步阶段,员工的工作效率也许会比同行的其他企业要低,但其影响却源远流长。
  “如果我能够教会我的工程师‘问题根源分析法’,那么我们的工程师队伍将会非常强大,”闭同葆表示,“这也是柳工与其他企业非常不同的地方。当然,你可以请著名的专家来到企业,但是,很有可能专家们又会离开。”
  如今,柳工已经已经成为拥有14条产品线的领军企业,其主打产品成功超越原有的装载机领域,拓展至挖掘机、推土机、矿用自卸卡车和电动矿卡车等主流工程机械大吨位产品范围。不仅如此,“柳工还建立起了新生代的研发队伍,例如,挖掘机研发团队,这支队伍总共有18名工程师,他们研发的CLG950E大吨位挖掘机也在这次CONEXPO 2014展会上展出了,”闭同葆表示,“这些都是我们‘问题根源分析法’培养的成果。”
  成为一名培养柳工年轻工程师的“教师”,是闭同葆的心愿,但是作为柳工的技术掌舵人,他为柳工带来的远不止理念上的突破,还有科研行为方式的改变。
  众所周知,几年前国际上能够同时争夺装载机、挖掘机以及推土机等土方机械市场份额的企业,全球只有四家,即卡特彼勒、小松、凯斯以及约翰迪尔。但是,近年来,柳工通过合理并购、加大研发力度等途径,已经悄然扩大了其生产此类设备的能力,并跻身于世界工程机械20强。柳工技术研发能力的提高闭同葆功不可没,就是这位看似和蔼、却对科研有着一股倔劲的“洋老头”。
  改变科研理念与方式是闭同葆提高柳工整体研发能力的第一步,如何使理念融入到具体的行为方式上,开发出具有柳工影响力的产品才是最终归属。
  虽然拥有生产工程机械的众多产品线,但是长期以来绝大部分产品线并无“明星产品”,是柳工产品研发存在的弊端之一。此外,新产品的研发成功率并不高、研发周期偏长也是制约柳工发展的另一原因。 

 

与柳工研发人员金秀圣堂山合照

  那么,如何解决这些研发中出现的问题,从根本上改变柳工产品的性能则是当时摆在闭同葆面前的重中之重。
  “柳工需要变革,”思量过后的闭同葆表示。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改变柳工研发人员的具体研发方式。
  2009年之前,柳工的新产品研发模式可以说是技术主导型。研发人员沉溺于各自的研发世界,设计的产品理论上非常具有说服力,但在市场面前却不堪一击。
  2009年,闭同葆将国外普遍的设计技术原理,如力学分析等引入到柳工,结合研发前的市场分析以及研发过程中的产品测试,并借鉴国际著名的研发理念,首次推出了柳工的LDP研发流程。LDP即Liugong Development Process(柳工新产品开发流程)的简称,是一种基于团队的系统化的新产品开发流程。
  LDP研发流程的提出,犹如重磅炸弹,让柳工研发人员顿时不知所措。对于“一根筋” 钻研在自己研发世界的理工科类人才而言,此流程则把他们推向了市场。
  LDP流程主要包括5个环节。首先,通过市场调研来分析产品研发的可行性,然后回顾上一代产品出现的问题,提出详细的产品定义与产品设计方案,并在批量生产前完成产品测验,同时考虑产品设计的周期与财务预算。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LDP流程使柳工的新产品研发模式,从之前的技术主导型,转变为市场与技术双导向型,提高了产品的研发效率、缩短了产品的研发周期,但是闭同葆的科研体系“改革梦”,一开始并不被科研人员所接受,实施起来困难重重。
  “最大的困难就是沟通,”闭同葆表示。如何使习惯了听从领导指示的员工,改变思想,适应外企大胆开放的工作方式,在会议上畅所欲言,让闭同葆费尽了心思。
  “最终,我使出了杀手锏,”闭同葆笑道,“在会议上,有时候我在黑板上板书出现很明显的错误表述,如22写成25,错误太明显了,以至于他们无法忍受,就只有开口纠正我。”
  一旦开口说话,隔阂在闭同葆与员工间的坚冰就自然而然地消融了。
  为了让更多的科研人员认可并使用LDP流程,闭同葆还亲自挂帅,通过具体项目实行来证明LDP流程的实用性。
  2010年,柳工挖掘机D系列产品研发项目首次试验使用了LDP流程。LDP项目成员张璇表示,“这个流程要求在产品研发之前就注重对市场的研究,所以开发出来之后,肯定是切合市场需要的。”
  果不其然,D系列挖掘机上市之后反响非常好,被称为“挖掘机的智能新星”,仅2010年至2011年间,就达到6000台的销售额。
  闭同葆本人也获得了柳州市2012年“劳动模范”的荣誉称号。
  “劳动模范”对于闭同葆而言不仅仅是一份荣誉,更多的是表示柳工人,甚至是柳州人对于这位外籍洋老总在柳工“技改路”上所做贡献的认可,给了他继续前进的动力。

柳工国际化的助推器
  “奥斯卡金像奖”是美国电影界年度最重要的活动,半个多世纪以来享誉世界。可以说,观看奥斯卡奖的颁奖典礼也成为美国乃至世界的时尚潮流。
  闭同葆也是奥斯卡奖的粉丝之一。坐在树下沉思的牛顿在被苹果砸中脑袋之后,灵机一动提出了万有引力定律。而这位深受美国自由、不羁文化熏陶的闭同葆先生则在观看完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意识到英国人在艺术设计领域独具风骚。
  “奥斯卡奖,有很多的技术支持奖,有一次我出差,在酒店观看颁奖典礼,发现最佳声乐与最佳摄影奖得主都来自英国,英国在文化与艺术方面具有非常雄厚的基础,”闭同葆得意地告诉记者,“在工业设计方面,英国也拥有一批著名的工业设计院校,培养了很多此方面的专业人才,他们可以发挥最大的空间,能够将产品设计得非常完美。”
  闭同葆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寻找适合柳工的工业设计人才,并成立了一支专门负责工业设计的研发团队。“这支团队有三名成员,全部来自英国,他们75%的时间在英国工作,”闭同葆表示,“好的工业设计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设备的外观是直接呈献给受众的,专业团队设计的柳工产品外观非常棒。”
  国际化的柳工需要国际化的人才,闭同葆认为,如果柳工想成为工程机械行业的顶尖企业,必须拥有最好的人才。“我们现在拥有25个不同的研发团队,除却工业设计以外,产品检测团队、新技术团队的负责人以及产品经理都是外籍专家。” 

 

2011年9月22日,闭同葆参加柳工—ZF技术交流会,双方人员合影。

  “目前,我们急需冷却系统研发方面的专门人才,”闭同葆补充道,“我们将会面向全球招募人才。”
  闭同葆促进了柳工人才的国际化。同时,这位倔强的“洋老总”对柳工非常有私心,总是在为柳工的长远做打算,“我还是希望柳工在各方面都能够拥有自己的中国新生代人才,希望这些团队的下一代领头人将是中国人,包括我目前的这个职位”。
  “例如,在工业设计方面,我们会有意识地为中国优秀的工业设计者创造去英国深造的机会,” 闭同葆表示,“也会吸纳从英国高校专门学习过工业设计的中国人才来柳工工作。”
  人才的国际化,只是柳工国际化战略的一部分。柳工的走出去战略,曾在2012年打赢过漂亮的一战,即收购Huta Stalowa Wola公司(简称HSW)下属民用工程机械事业部(Division I)及旗下全资子公司Dressta100%的股权。
  HSW是中欧以及波兰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全球七家拥有完整推土机生产线制造商之一。“HSW不仅拥有顶尖的履带式推土机生产线,”闭同葆表示,“Dressta还拥有十分大型的机器设备产品线,如专门制造大型通用齿轮件的工厂,如果与其合作,我们将减少巨额的履带式推土机研发费用,这是一项大工程,而世界上也只有不超过五家公司能够生产此类高品质的推土机;此外借助其大型设备生产能力,有助于我们研发更大型的装载机和矿用推土机。”
  2012年1月31日,柳工以3.35亿人民币正式收购HSW,成立柳工机械(波兰)有限责任公司。
  收购不易,经营更难。柳工顺利完成了对HSW的前期收购,但是如何使柳工波兰员工与中国员工形成大团结,提高产品研发与生产的效率,实现盈利,则是摆在柳工面前的又一难题。“柳工把这个‘担子’交给我了,”闭同葆笑道。
  作为柳工机械(波兰)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闭同葆首要解决的问题便是如何完成两个文化迥异公司的业务整合,顺利实现柳工文化、品牌与技术的价值输出。这让闭同葆费尽了心思,“CONEXPO展结束之后,我就要飞去波兰,”闭同葆对记者说道。
  “波兰文化与中国文化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文化,中西文化的融合具有相当大的挑战,”闭同葆曾表示,“例如,在产品研发方面,中国工程师年轻有干劲但是缺乏经验,而波兰工程师经验丰富、逻辑性强,工作方式却相对保守。”
  善于“撬开”研发人员嘴巴与思维的闭同葆在文化沟通上有自己的绝招。初期,闭同葆在波兰柳工的12支研发团队中实行一名波兰工程师与一名中国工程师一对一相互合作的方式,希望通过这样一种较为平缓与交流的形式达到中西文化融合的目的。
  不仅如此,闭同葆及柳工高层还有意识地安排了一些波兰员工来中国访问。“不但请波兰的管理人员,还邀请工会代表来柳工参观,去我们天津、江苏的工厂参观,请他们看看柳工的工人是如何工作的,我们的工会又如何运作的。他们看完之后感觉非常好,也终于理解了柳工为什么能够快速成长为国际化的企业。
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白求恩”
  “世界柳工、源自中国。”对于柳工而言,这并非是一句简单的口号,而是进军国际的号角。
  随着柳工国际化步伐的加快和海外业务的不断拓展,柳工吸纳了以闭同葆为代表的几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级技术专家和职业经理人。闭同葆等外籍专家带来了不同国度工程机械的研发理念、技术知识以及市场意识,使柳工如虎添翼。
  人们称呼闭同葆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白求恩”,以赞许他对工作精益求精的国际主义奉献精神。
  而当记者把这一称呼告诉闭同葆的时候,他只是扬起嘴角淡淡的笑了笑,并对记者表示,他的一生都在工程机械行业工作,也花了很长的时间来学习这个行业,研究行业的最新进展。 “例如,在了解某种机械行业市场走向时,我会搜集并分析它在不同区域、国家的具体销售数据,只有做好这些基础工作,当我与其他同事进行沟通交流的时候,才能有发言权。”闭同葆说道,“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够匹配得上‘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白求恩’这个称呼,但是我一直很努力。”
  “当我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进入罗切斯特理工学院的第一个学期,我就清楚的知道,在毕业之后我想从事工程机械设备行业,”闭同葆回忆道,“所以,我基本是在课堂学习一个学期的知识,下一学期就会进入企业,与企业合作将所学付诸实践。” 

 

2013年10月,闭同葆与柳工总裁曾光安出席北京BICES展会。

  如今,闭同葆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可是他对行业的激情仍旧不减半分,他也希望与他共同奋斗的柳工人能够热爱这一份事业。所以,每次在柳工的员工招聘会上,闭同葆都会特别注重应聘者是否对工程机械行业、对从事的工作拥有激情。
  当然,在工作中叱咤风云的闭同葆可以说是未婚女士眼里的“钻石王老五”。
  他幽默、亲切,笑起来鼻下的一撮胡子忽闪忽闪的,但是同样,闭同葆身上也有着一股“顽固得不得了的倔劲”。
  “我至今单身,”闭同葆笑道,“因为我喜欢自由自在,安静地做我喜欢的事情,看书、思考问题,不管何时何地。”
  但是入乡随俗,即便是洋老总的闭同葆也总免不了被“催婚”。“曾总就经常对我说,我应该结婚,”闭同葆笑道,“甚至有时候还想给我相亲,但是我跟他说我很享受独自一人的时光。”独立却不孤独。
  闭同葆把学习当成一种习惯。他把柳州公寓的客厅改装成了一个书房,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书海”里放松和安静的思考白天困扰他的问题。不仅如此,闭同葆还有一个工作室,“我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木质的小东西。”
  闲暇时光,闭同葆喜欢栽种植物,尤其是各种蔬菜,如辣椒、西红柿等,也是一把好手。他的种植经验来源于小时候兼职的经历。“我14岁的时候,开始了人生之中的第一份兼职工作,最开始是在一个养鸡的农场,我的工作就是每天放学之后在农场捡鸡蛋,大约每天捡6000颗鸡蛋,”闭同葆回忆道,“之后是在一个牧场,在这里我学会了如何在田地中干活。”
  作为柳工的技术掌舵人,闭同葆不仅在他一生为之奋斗的工程机械行业努力工作,他更对柳工以及这个行业抱有一份热爱与激情。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 2011 广西柳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桂ICP备 11006985号 # 桂公网安备 45020402000012号